北北北砂禁漫天地鏡的歡迎會

類型:地區:年份:2020-11-12

北北北砂禁漫天地鏡的歡迎會劇情介紹

北北北砂禁漫天地鏡的歡迎會“把他倆推到府城,禁漫鏡扔到知府衙門的門口,再留個紙條說明兩人的身份和他們干的壞事,足夠他們砍八百次頭了!”顧夜指著手推車看向靳陌染。

靳陌染心中不祥的預感成真了:天地“又是我?到底我是綁匪還是你是綁匪?你使喚我使喚順手了,是不是?”“誰叫咱仨中,歡迎你是唯一的男人呢?男人要有男人的擔當!歡迎在外人面前,你還是我哥呢,哪有哥哥欺負妹妹,讓妹妹干體力活的?”顧夜連哄帶騙,成功把推車塞到靳陌染的手中。

北北北砂“你買丫鬟是用來干嘛的?”靳陌染不爽地道。顧夜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:禁漫鏡“伺候我的呀?她沒有你有勁兒,禁漫鏡推不動那倆人。行了,別磨嘰了。等到了府城我請你吃好吃的……對了,銀子!我們失竊的物品,得去找回來!小墨,幫個忙唄?”弒天蹲在推車上,天地懶洋洋地舔著爪子:本神獸是豹,又不是狗。不去!“你不去的話,歡迎以后的伙食天天小魚干哦!”見小黑貓飛快地蹦下去,認命地開始尋找起來。顧夜心道:小樣,還治不住你?

顧夜在小墨的抓撓的炕磚下,北北北砂找到了一個壇子。里面好東西可不少,北北北砂除了她們丟的銀子、鳳釵和玉佩外,還有不少首飾和銀票。顧夜在紅粉毒娘子吃人的目光中,都笑納了!

看啥?你們手中的人命,禁漫鏡絕對不止一個兩個,判你們個秋后問斬都是便宜你們了!這些金銀首飾,你們又沒機會用了。不如本姑娘幫你們用了吧!趙家主、天地趙鳴霖相視了一眼。衍城最有名望的君家,天地東靈名將褚家?這兩家一般人想巴結都找不到門路,今日怎會主動來訪?看來,這顧家并非如他們所知的那樣毫無背景。

“褚家?來的是誰?”顧蕭騰地從椅子上站起,歡迎面帶激動地問道。北北北砂清書忙道“是褚老將軍和褚家二少?!弊詮鸟掖笊倩鼐B傷后,禁漫鏡他的二弟就頂替了他的位置,禁漫鏡駐守郡瑯關。褚家是武將世家,褚二少無論領兵還是謀略,都不輸于褚大少。來了之后,連著打了幾次勝仗,威名遠揚。顧蕭連連搓手,天地道“老將軍?他不是在郡瑯關駐守嗎?怎么會……”

衍城是距離郡瑯關最近的府城?,F在正值春暖時節,關外水草豐茂,游牧為生的狄戎,一般不會在這時節挑起戰爭。所以,邊關無戰事的時候,褚老將軍會來衍城的別院休養一段時間?!盃敔?,快把客人們請進來吧!”顧夜見爺爺像學生見到久別的老師一樣,緊張中帶著興奮,忙提醒了一句。

“對,對!我親自去迎接老將軍!”顧蕭帶著孫女,大踏步地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。趙家父子倆,也跟著出了會客廳。

褚老將軍頭發花白,面色紅潤,精神矍鑠,看上去不像是花甲老人。他的身邊,是一位俊朗無儔的年輕公子,身材挺拔,劍眉星目,眉宇間跟褚大少有幾分相似。君家來的是君家家主君永倫,和他的四子君棋誠。顧蕭快步上前,就要單膝跪地給老上司行禮,被褚老將軍一把抓住胳膊扶了起來。褚老將軍爽朗地哈哈笑道“顧小子,你一離開軍隊,怎么就婆婆媽媽起來?我看啊,還是回到老夫身邊,咱倆合伙兒把狄戎趕回長毛山去!”

顧蕭比褚老將軍小近二十歲,跟著他的時候,不過是弱冠少年,褚老將軍向來都是以“顧小子”稱呼他的?,F在,顧蕭兩鬢已經添了白發,被這么稱呼,可笑又可親。

見褚老將軍一見面,就要拐走自家爺爺,顧夜不樂意了,撅起嘴巴做小女兒狀,裝作不悅地道“老將軍,您身邊的得利大將那么多,幾個孫子也都是人中龍鳳,干嘛跟葉兒搶爺爺?爺爺是我的!”褚老將軍看向小姑娘。今日,顧夜穿了一身鵝黃色的羅衣,繡著淡粉色的海棠花,梳著雙丫髻,上面點綴著黃色水晶迎春花,巴掌大的小臉笑盈盈的,一雙明眸善睞的大眼睛,仿佛會說話似的。整個人看上去就像一串嫩生生的迎春花,明媚充滿朝氣。

“小葉子,才多久不見,就跟褚爺爺生疏了。什么將軍不將軍的,叫爺爺!”小姑娘比去年冬天胖了些,這半年養得不錯,可見顧小子對這個孫女是花了心思的。褚老爺子微笑地看著她,隱隱覺得有些面善?!榜覡敔??!鳖櫼乖诶蠣斪用媲爱惓9郧?。她心中撥著小算盤,她的藥廠、酒廠在衍城,沒有靠山的話,只怕會引來不少麻煩。褚老爺子和君家是姻親,兩家在衍城有著極高的名望和地位,如果跟他們打好關系,以后的路會順當許多。(凌絕塵沒有其他人,本殿一樣能護你周全)

“顧姑娘,別來無恙?”君棋誠儒雅的俊臉上,帶著和煦的笑容。在衍城的時候,顧夜每次出門,都是他陪同的,兩人相對比較熟悉。

“君伯伯,九公子!”顧夜屈膝一禮,臉上掛著甜美又不失熱絡的笑容。君棋誠畢竟是少年人,聞言有些不滿地道“你稱我爹‘伯伯’,怎么到我這兒就變成‘九公子’了,當初在衍城的時候,可都是我帶你出去玩的。叫我一聲哥哥,不為過吧?”

君棋誠是家里最小的,平日里都是別人管著他,照顧他,好不容易有個比自己小的妹妹,還對他如此疏離客氣,自然有些不高興了。顧夜也不忸怩,改口道“誠哥哥……當哥哥的見了妹妹,沒禮物的嗎?”君棋誠因這聲“哥哥”喜上眉梢,他翻了翻袖袋,摸了摸荷包,出門沒帶能拿得出手的禮物,登時鬧了個大紅臉。

顧蕭見狀,假意呵斥道“你這孩子,真不懂規矩。哪有一見面問人討要禮物的?九公子,小孩子鬧著玩,你別放在心上!”

君棋誠卻覺得哥哥送妹妹禮物,本是應該的。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扇子,扇面是爹爹的好友——東山先生所繪,上面還題了一首詩。東山先生詩畫雙絕,在文壇享有盛名。他極少畫扇面,這把扇子就顯得尤為珍貴。君棋誠從他爹那兒磨了好久,才把扇子弄到手的。他把扇子送到顧夜的面前,道“這把扇子是東山先生的手筆,有很高的收藏價值,妹妹拿去玩吧!”

君永倫見兒子把扇子送出去,心中很是驚異。要知道,這把扇子小兒子寶貝得很,幾個哥哥問他借去把玩,他都不肯。居然舍得把扇子送給小姑娘。難道……兒子想給自己騙個小媳婦回來?

君家的幾個兒子,都秉著先立業后成家的念頭,除了老大君棋詩娶妻生子,其他三個兒子所有的心思都是學業上,把他們娘給愁的。若是小兒子看上顧家小姑娘,君家沒有什么門戶之見,他跟夫人不會反對的。顧夜卻有眼不識金鑲玉,心中腹誹著新認的哥哥摳門,面上卻笑逐顏開地接過扇子拿在手中扇了扇?,F在已經進入六月,天氣漸漸炎熱起來,扇子倒是挺實用。

君棋誠卻看得心驚肉跳,生怕她把扇面弄壞了,忍不住出言提醒道“東山先生極少畫扇面,若是妹妹弄壞了,可找不到第二把了?!薄皷|山先生很有名嗎?”顧夜見君棋誠如此寶貝這把扇子,覺察出它的不凡來,忍不住問道?!皷|山先生書畫詩作,為世人追捧。他家門外,每天都有人守著。只等著東山先生府上的下人送垃圾出來,希望能從中翻出先生練手之作。先生的詩畫千金難求,更不要說扇面了!”言語間,君棋誠化作了東山先生的小迷弟,充滿了崇拜和追捧。

顧夜低頭看了一眼扇面,上面有詩有畫,還有東山先生的簽名和印章。哈哈,這把扇子一定很值錢!顧夜心中的不滿散去,寶貝地把扇子合上,握在手中。

Copyright ? 2019

日本免费va毛片在线看大全_日本免费av一区二区三区_日本免费不卡在线看的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