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人心上結局

類型:地區:年份:2020-11-12

離人心上結局劇情介紹

離人心上結局雖然他少有一個人的時候,心上可人總有一個人面對的時候,和陳三一般不聰明的腦袋瓜也是碰上了不少倒霉事。

陳三就像是有毒一般,結局但凡是和他在一起待的時間久了,結局三五個月的定是會沾上一些他的傻氣,幾乎一個都逃不掉,多少而已,特別是楊成子和陸開元!雖然姜齊懷使得好像很簡單很輕松,離人但到了陳三那就成了步步艱辛,離人那是一步一個坑,這坑不止大還深,等他整明白如何凝聚魂魄力于器魂之上已是半月以后。

姜齊懷也沒讓他傻等,心上期間將影落的其他步驟一步一步的全分開了,像是教傻兒子一般,手把手的教,有時候還得氣的吐血。整整一個月,結局陳三沒出過觀天鏡,宅院都沒回,兩個丫頭有些擔心,由陸開元帶著來看過陳三幾次,帶了不少好吃的。嘴上不待見陳三,離人可是姜齊懷自己掏了三千兩,將銀子補給了陸老頭,日后陳三還得在陸老那擇選器魂,又說了不少好話,才讓陳三免了一頓鞋板子。得知姜齊懷教陳三影落,心上陸老頭也是眉頭緊皺,雖然他不是四魂斬仙境,可他知道影落不好琢磨,能熟練使出影落,離躍境也就不遠了。

雖然陳三根基不夠資質也平平,結局可若說他蠢吧,真正的影落一個月之后便在姜齊懷眼前使了出來,只是他一直用的是鐵木魚,而不是落凡塵。

姜齊懷都有些弄不準了,離人能一個月學會‘影落’的,離人絕對是天縱之資,當世幾乎無人可行,就是司馬藏鋒都用了半年之久,雖然人家沒有沒日沒夜的練的那么勤快?!昂冒?!心上看在誠心誠意要送老夫,老夫就勉為其難地收下了!”定安公想到自己那個身子骨不太好,準備走科舉的小孫子,喜滋滋地收下了玻璃燈。

在京中,結局普通的玻璃制品,結局都價值不菲,更何況是美輪美奐又實用的玻璃燈呢?本來,圍在燈山之前的勛貴官員,是琢磨著憑著跟鎮國公的關系,從他這兒高價買上一個的??梢枣倗男宰?,哪能收自己同僚的錢?最后,玻璃燈就讓他們一人挑一盞帶回去。這么貴重的玻璃燈,離人居然免費贈送,離人鎮國公這人過人重義輕利??!跟他有交情的,都喜滋滋地拿著燈離開了。那些沒什么交情的,自然不好意思厚著臉皮上來選燈,只能在一旁眼饞干瞪眼。還剩下不少燈盞,心上鎮國公征求了女兒的同意,心上給今日沒在場的親朋好友家,也都送了兩盞。未來親家——袁家、林家和衛家家中,自然也少不了。顧夜做主,往邢紫風的家中,打著四哥的名義,也送了兩盞。送走了小姐妹們,結局回到家中,吃了熱乎乎的湯圓,這個元宵節就過去了。

出了上元節,藥廠的招工事宜便提到了日程。顧氏制藥名聲在外,無論是貴族世家,還是普通的老百姓,都關注著城西藥廠的一舉一動。世家貴胄關注的是,藥廠建好后,是不是以后丸藥、沖劑、糖漿之類的藥,就不需要費勁心力地排隊購買了?老百姓們這個冬天,受益于顧氏制藥的兒童藥,京中及附近的孩童夭折率明顯降低。

當城西藥廠放出招工的消息后,只第一天就有超過三百人來排隊報名。經過為期十天的報名、面試,最終留下了六百人。

隱芒動用了隱魂殿的勢力,對這六百人進行嚴密地考察,剔除了數十名別有用心人家的探子。當這些人,被準確地送回其主子面前時,背后的那些人才明白,想渾水摸魚是行不通的。顧夜得知了這件事,很高興地給隱芒記了一功,年末的時候折合成獎金發給他。在隱芒看來,女主子的肯定,比獎金可珍貴多了!

員工已經招了進來,接下來就是緊鑼密鼓地分班和培訓。這時候,顧夜、月圓、花好、林諾主仆師徒齊上陣,再加上自告奮勇來幫忙的江中天,都開始忙碌了起來。就連十歲出頭的唐小小,也負責了洗藥車間的培訓呢!

這一天,顧夜正給濃縮車間的員工授課,突然聽到廠內一陣喧嘩。她皺了皺眉,正準備打發人去詢問何事。就見到一個滿身血污,蓬頭垢面的人影,從外面撲了進來,像搶人一樣,拉著她的手腕就往外走。如果不是從他的聲音中,辨認出是四哥褚慕松,顧夜都差點朝他身上扔毒藥了。褚慕松拽著她,一刻也不耽誤地往藥廠外大步走去,口中略顯混亂地道“小妹,快……快跟我去鹿頂山救人!要快??!”

顧夜見四哥滿身傷口,脈象虛浮,便道“四哥,我先給處理一下傷口……”“不用,我這都是小傷,無礙!鹿頂山有人等救命呢,一刻也不能耽誤!小妹,去換件厚一點的衣裳,四哥騎馬帶過去!”褚慕松心中再急,也要顧慮到自家妹妹的身體。他沒忘,為了救大哥,小妹寒氣入體引發舊疾,大病了一場,差點命都沒了的。

顧夜見他神色焦急,目露擔憂,心中不由一急,連聲問道“四哥,難道是五哥和六哥……”

“不是!小五和小六,也只是受了點輕傷,別擔心!”褚慕松神色有些怔忪,又帶著幾分迷茫,牽著顧夜的手卻微微顫抖著。傷者在四哥的心中,地位還是挺重要的。不是五哥六哥,那……“難道出事的是邢國公?”顧夜福至靈心,抬眸看向自家四哥。

褚慕松把員工送過來的焱貂皮大氅,裹在妹妹的身上,點點頭道“是紫風……紫風為了救我,被悍匪頭子一劍刺穿了胸膛,隨行的軍醫說傷口離心臟太近,不敢給拔劍,劍上還有毒……”顧夜一聽,怎么傷得都是心口要害部位??!大哥那時候是,皇上在圍場的時候也是,這位邢國公又是!不過轉念一想,如果不是這等兇險的傷,何須她這個外科圣手出馬?“小妹,這傷,能治,對吧?”褚慕松眼中帶著希冀,抓得她的手生疼。關心則亂,換做平時,四哥是不會如此驚慌的。顯然,四哥已經知曉了自己好哥們的秘密。

顧夜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背,問道“我不是給帶了解毒丸,和保命藥劑了嗎?”

“對,對!我都給她服下了,還有止血的藥,也糊在傷口處?!睘榱私o邢紫風止血,他幾乎把一整瓶都倒在她的傷口上。呃,他不是故意看到她身體的,他只是關心她的傷勢,真的!“這樣的話,她肯定能支撐到我們趕過去的。四哥,別急,這兒距離鹿頂山,可比當初無名鎮離郡瑯關近多了。我既然能救下大哥,就一定能把邢國公救回來!”顧夜安撫著失去一貫冷靜的四哥。

藥廠外,褚慕松的坐騎已經疲憊不堪。那匹馬兒雖然神駿,可褚慕松不眠不休地趕路,三天的路程,所用時間硬生生縮短了一半,要換做普通的馬兒,半路就趴下了。

現在去尋新的馬兒,不知要耽誤多久。顧夜皺眉想了想,做下了決斷。她把四哥拉到附近的小樹林,沖著空闊靜寂的樹林喊了一聲“小墨!快快現身!”褚慕松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他不理解妹妹的做法,焦急地問道“小妹,現在還管的寵物做什么?救人如救火……”

“哥,我的藥箱在藥廠里,腿長,跑快點去給我拿過來!”顧夜不想讓他看到黑豹變身的過程,忙把人給打發了回去。當褚慕松拎著藥箱,從藥廠飛奔過來的時候,發現自家妹妹身邊,蹲坐著一只一人多高,比牛還要健壯的龐然大物。他手中的藥箱差點落地——天哪!這只巨獸看上去脾氣不是太好的樣子!就在他頭腦發蒙的時候,就看到他那個身材嬌小的小妹,一個縱身,躍上了黑色巨獸的背,沖他嬌斥了一聲“還愣著干什么!快點上來??!”

巨獸扭過碩大的頭顱,暗金色的眼瞳不耐地掃了他一眼。褚慕松不由得退了一步,這兇獸一張嘴,能把他給吞下去。妹妹的膽子,也忒大了吧?

Copyright ? 2019

日本免费va毛片在线看大全_日本免费av一区二区三区_日本免费不卡在线看的av